© Elle_彤彤|Powered by LOFTER
All铁All铁All铁中的盾铁
team Iron Man
team RDJ

过个年还是很累的...错过了除夕夜我错了!!因为比较多宝宝选择了这一篇 我就先努力完结一下!希望接下来两更完结,然后回归我的ABO傻白甜哈哈哈哈...那万字一发完我就再去寻觅一下了,再等等~


++++++++++++++++++++++
与灭霸战斗,他们毫无胜算。托尼还没弄清楚情况,就被奇异博士带到阿戈摩托之眼之前,试图把他送回过去。这一次,他能够改变一切吗?还是地球就注定要灭亡? 


10

 

“有多糟糕?”娜塔莎坐在沙发上问道。“你的未来?”

 

“世界末日,”托尼简单地说。“我会做任何事情来防止它再次发生”。

 

“而你认为只要我们一起工作,我们一起努力,就可以阻止世界某日?” 山姆说,

 

“如果我们做不到,也没有人能做到了。”托尼说,他确信这个。

 

队伍围坐在他身边(包括旺达和彼得罗),他们看起来非常困惑。托尼已经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们:导致“索科维亚协定”的原因以及赫尔穆特·泽莫的诡计。因为队伍间的不信任,他们真很容易破裂。托尼还向他们介绍了幻视,以及他打算用振金重塑其的身体的计划。

 

奇怪的是,索尔完全没有异议,包括谈到洛基的权杖和心灵宝石,他也同意把它保存在幻视的身上很明智。

 

电视上,新闻频道正在报道拉各斯的破坏情况,还是有人伤亡,但是不像之前那么多,可以说只是上一次的零头。朗姆洛的确还是在IFID大楼中间启动了炸弹,但是这没关系,不管他们做了多少,都救不了每一个人。

 

但是,托尼的担忧并没有消失,关于联合国正在制定某个文件的传言已经风生水起,超级英雄最终还是会被控制。

 

在做了他能做的一切、修正了自己的错误之后,这个世界的本质似乎根本没法改变。也许他从一开始就应该对史蒂夫再诚实一点,告诉他所有的一切——或者这样只会让情况变得更糟,谁也说不准。

 

“怎么了?”史蒂夫问,托尼又感觉到对方的手放在他肩上,指尖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脖子。

 

“只是不确定,我到底有没有改变任何事。”托尼坦白道。他指了指新闻,罗斯正在接受CNN采访。当然,这并不是“索科维亚协定”,但也是类似的东西。“我们会面临同样的问题,有人在拉各斯死了。所有这一切......什么都没有改变。“

 

他发现自己笑了起来,但是听起来像是在哭。

 

“托尼......你当然改变了一切。”史蒂夫说。当托尼抬起头时,他看到史蒂夫——看到所有人,都在微笑,就好像他忽视了一个相当明显的事实。

 

“他们会想办法再次牵制我们,”托尼解释道,盯着史蒂夫。“你讨厌这个,现在你可能体会不到,但是—— ”

 

“不是这一点,”史蒂夫打断他。 “当然,你是对的——我可不会不喜欢这个。我不认为这有什么意义,如果有人把我们送到某个我们认为不应该去的地方,怎么办?或者如果有什么地方我们需要去,而他们不让我们去呢?但——”

 

托尼哼了一声,尽量不要现在就爆发。“看到了?这简直和你曾经说过的话一模一样。“

 

史蒂夫眨了眨眼。“好吧,这的确是我的心里话。但是我还想说的是......像这样的诉讼,我的意见可能永远不会改变,不管你穿越多少次。但是......你改变了其他的一切。你不明白吗?我们都还在这里一起,我们还是一个团队。“

 

 “还是一个家庭。” 娜塔莎补充说,上帝,托尼以为她是最不会说这种话的人了。一个家庭?他们?

 

“我不敢相信我们会为此而战。”山姆耸了耸肩,说道。

 

“是啊,”克林特同意道。 “我有时候的确很想给你们脸上一拳,但是到现在来说,一切还挺好的。“

 

“真幽默。”托尼回应,但却没有一点温度。很难想象一切会是这么容易。但是... ...仔细想想,托尼承认他们之间相处更加放松了。不需要去揣测对方说出口的每一个字是否还有深意。他们间...充满更多笑声,更加依靠彼此,更加信任对方,坦白来说,托尼自己也无法想象,他们还会因此而分裂。

 

他们不会再因此而分裂了。

 

“我们的存在是一股坚不可摧的力量。”托尔微笑着喊道,在托尼面前举起妙尔尼尔的样子像是在敬酒。

 

“你说我们在你的时间线上造成了很大的破坏,”布鲁斯说。“我明白改变的必要。如果我们能为联合国提供一个安全网,他们可能就不会提起诉讼了。“

 

“我同意,”史蒂夫说。 “让我们想想可以提供给他们的东西。”

 

“我不确定这就够了,”托尼指出。“他们有他们的要求,我们很清楚双方都不肯妥协,而且——”

 

“我们会有办法的。”史蒂夫把他打断,又露出一个微笑,一个同时能迷死人也能把人激怒的微笑(绝对应该被禁止),显然史蒂夫根本没有看到情况有多严重!

 

“你怎么能这么肯定?”他试图不要迁怒史蒂夫,但没办法控制住他的声音。

 

史蒂夫仍然微笑着,非常温柔。“托尼你知道吗,有时候天才恰好是那个最盲目的人。”

 

盲目? 托尼皱着眉头,没明白史蒂夫在说什么。在过去的几个月里,他想尽了政府提出“索科维亚法案”的一切可能性,试图避免所有分歧,努力解决问题,做出改变。现在史蒂夫居然说他盲目?

 

突然间,史蒂夫俯身向前,手从托尼的肩膀上移动,轻轻抓住托他的脖子。

 

“什么…”托尼睁大了眼睛。 “史蒂夫?”

 

“我不会和你打架的,”史蒂夫平静地告诉他。“我不能。”

 

托尼的视线下移到史蒂夫的唇部,然后,他们嘴唇碰到一起。这如此简单,托尼能感觉到史蒂夫的突然急促的呼吸。当他们分开时,他痛苦地意识到他们身后全是观众。

 

史蒂夫的脸颊微微泛红,俩人的呼吸都加重了,沉默蔓延开来,像是在嘲弄他。托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像是给自己打气,自后向前探过去。史蒂夫等了一秒钟、两秒钟,然后坚定的再次吻上他。

 

史蒂夫的双手慢慢抚上托尼的脸,拇指沿着他的颧骨抚摸。托尼的喉咙里发出满意的呻吟,与史蒂夫口中柔和的叹息声缠绵。

 

“恶…”克林特嘴才张开,头上就被娜塔莎和旺达狠狠的拍了两下。

 

“你吻了我,”托尼指出,有些茫然。

 

史蒂夫只是稍微往后退了一点。“如果我做得不对,请纠正我,但是我们俩的确不太适合用语言来交流。”

 

“真的不适合,”托尼感觉自己头晕目眩,但是渐渐快乐起来。“我们没法好好说话。“

 

“所以我想我最好是直接行动。”

 

“好点子。”

 

“的确。”史蒂夫微笑着同意。

 

“这可能是一个非常糟糕的方法。”

 

“能比之前的更糟吗?”

 

“你就是说说而已。”托尼说着,重重的吸了一口气,但是史蒂夫的拇指轻轻掠过他的脸颊,那双蓝色的眼睛专注地看着他,真是让人分心。

 

“我知道你在害怕,”史蒂夫接着说。“你经历了那么多,你完全有理由担心。我们永远都不能完全理解你的心情,但是我敢说在场的其他人都相信,那不会是我们的未来,我们从你这里得知真相,并且愿意为此努力。“

 

托尼几乎是无意识地伸出手,内心涌出的宽慰使他迫不及待想要碰触史蒂夫。当他搭上史蒂夫的肩膀时,几乎被指尖下方如此强壮的力量折服。

 

史蒂夫马上抓住托尼的手,双手的触摸非常微妙。

 

克林特和彼得罗再背后发出一阵干呕的声音,而旺达、布鲁斯和娜塔莎肯定在那里窃笑。 史蒂夫微微撅起嘴唇,转过身去。“能给我们一点隐私吗?”

 

“走走走,”托尼补充道。 “他是说你们应走了,现在。”

 

他们离开之前都使尽浑身解数抛出各种暗示,但是托尼一个都没理。电梯门一关上,他就把史蒂夫压进靠背。他们亲吻的时候,托尼闭上了眼睛。在这一刻,这个史蒂夫与‘他的’史蒂夫合二为一了。

 

托尼的舌头伸进史蒂夫的嘴里时,对方还处在‘震惊’状态,但马上他就主动蹂躏托尼的唇舌。一直以来被压抑的紧张、渴望、忧虑,和悲伤——压倒性的悲伤,都注入这一个简单的吻中。他们用心品尝对方,想要的远远超过可以给予的,他们需要彼此的一切,却又不知所措。

 

托尼气喘吁吁,稍微往后退了一些。“你确定吗?”他问。

 

“我确定。”史蒂夫毫不犹豫地答道,好像他一直都在等待托尼的问题。“你和我....我们在一起是件好事。不管以前发生了什么,我们可以做得更好。我确定我们可以。“

 

托尼吞咽了一下,然后点了点头。

 

因为,该死的,史蒂夫是对的,他们会解决所有问题——联合国,灭霸和他的军队,还有躲在世界阴暗角落的反派。他们会有一个完整的未来,一个美好的未来。

 

TBC